逆转世界潮流:夭折的奥斯曼帝国里海大运河计

逆转世界潮流:夭折的奥斯曼帝国里海大运河计

时间:2020-03-20 09:3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16世纪是奥斯曼土耳其人国运昌隆的好时代。 在西方,奥斯曼骑兵克服了巴尔干山地的阻碍,如疾风般扫过匈牙利大草原,一直逼近维也纳城下。在东方,装备火枪大炮的土耳其步兵,数次完败了波斯骑兵,将美索不达米亚收入囊中。在海上,红胡子海雷丁的桨帆船队也屡屡洗劫欧洲沿岸。一时之间,欧陆各国人心惶惶。一则长久以来的流言,在市井间不断流传:掌握君士坦丁堡的君王,必将成为世界的主宰者!

但在盛世辉煌之中也有隐忧。 绕过好望角的欧洲船队,正在土耳其帝国的东方上演一场商业革命。加上美洲新大陆的资源也开始加入博弈,让奥斯曼人的优势不断遭到削弱。如何用自己的固有存量去对抗西方世界的持续增量,是摆在帝国决策层面前的重大难题。里海大运河计划,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

地理因素的桎梏

好望角与太平洋航线改变了中古时代的全球产业链

由于好望角航线和太平洋航线的开通,满载香料等贵重物品到巴士拉港口的“辛巴达”们,开始受到严重冲击。 不仅在进货渠道上受到诸多限制,还可能在近代遭遇使用小帆船巡逻的葡萄牙舰队。好在对对商人来说,没有什么生意是不能坐下来谈的。因此,有很多穆斯林商团也逐渐学会了与欧洲殖民者们合作。

但对土耳其苏丹来说,事情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因为最重要的还不是贸易线路被卡所造成的金钱损失。由于土耳其在西方接连胜利,加上对三大圣地--麦加、麦地那和耶路撒冷的控制,便开始以穆斯林世界的盟主自居。欧洲人在印度洋上的横行无忌,已经严重损害了苏丹的国际形象。许多印度海岸乃至南洋地区的穆斯林小邦,又纷纷向君士坦丁堡投来了橄榄枝,寻求苏丹的支持与保护。因此,奥斯曼人就给自己增加了一笔难以承受的巨大负担。

奥斯曼帝国逐渐将自己定位于穆斯林世界的主宰

贸易产业链的变化,还给奥斯曼人带来了动摇国本的威胁。因为除了大宗商品与资金流,贸易网络同样也是欧洲国家情报和先进技术的传播管道。 因此,过去通过敲诈意大利商人就能轻易获得的内幕消息,现在已经可以通过印度洋上的大帆船,避开土耳其人的控制范围。过去利用地利之便,对东方国家形成的技术高地,也被不断东游的欧洲人所打破。这等于是在同时削弱奥斯曼帝国在东西方两头的不对称优势。

诸如大维齐尔索库鲁-穆罕默德这样的有识之士, 早就看出欧洲人在印度洋垄断商业的坏处。作为侍奉大帝苏莱曼的前朝老臣,索库鲁在以嗜酒如命闻名的苏丹塞利姆二世麾下,继续继续扮演着战略总设计师的角色。

进攻塞浦路斯岛的奥斯曼军队

正是为了维持土耳其在东地中海的贸易垄断地位,索库鲁派出大军进攻威尼斯人控制下的塞浦路斯岛。 在这场漫长的围攻战中,至少有50000名土耳其士兵葬身在法马古斯塔要塞前。何况,控制塞浦路斯并不能改变地理格局。如果让欧洲的船只继续威胁着穆斯林在印度的商路,一切牺牲都将变得毫无意义。

但从苏莱曼时代开始,奥斯曼人在印度洋海区的战争就屡遭挫败。 如果直接进攻印度海岸,那么长距离行军将使得帝国无法投送足够多的部队。在数量仅有对手1-3倍的情况下,他们根本不是葡萄牙东方驻军的对手。若是将战场换到毗邻两河的波斯湾地区,土耳其人又需要在葡萄牙、波斯、阿拉伯等几方势力间周旋。同样没有习惯运用的体量优势。哪怕是在东非沿海,他们可以找到与之合作的穆斯林城市。但却不可能动员起内陆的众多黑人大部族。所以,东出印度洋的战略在很大程度上是在给帝国自己放血。

奥斯曼在印度洋地区的作战都不太顺利

复兴丝绸之路

屡战屡败的奥斯曼人 开始注意到了里海

于是,索库鲁就有一个大胆的计划: 既然控制印度洋的战略收获太小,不如试试将商路搬到内陆之间。 传统的陆上丝绸之路已衰退多年,但其规模还没有缩小到可以可以忽略的地步。在索库鲁看来,只要将帝国完全控制的黑海和里海连接,就能让原本封闭的内海,成为恢复古老丝绸之路的重要助力。

这项计划其实也没有听起来那么天方夜谭。 因为流经东欧大草原的河流伏尔加河和顿河,会在下游靠拢,一路并行向南数百公里,直到入海前的几十公里前才再次分开。如果将这两条河打通,就建立了黑海和里海之间的直通水路。介时,庞大的土耳其桨帆船队就能从君士坦丁堡一路向北,开到老对手波斯的首都大不里士以东。在波斯防御最弱的地段上登陆,对其进行前后夹击。

顿河与伏尔加河之间的距离很近

从更重要的商业角度来说,土耳其商船将能够开到距离中亚各国非常近的地方。只需要再走很短的路程,就可以抵达至关重要的河中地区。 如果保持长期合作模式,那么也会带动一批新兴的港口城市在中亚内陆崛起,进而让君士坦丁堡的影响力直逼东方。这样做的更大好处,在于帮助奥斯曼人构建起属于自己的新国际战略走廊。表面上是复兴了古老的丝绸之路,实质却是用前所未有的新路线,替代了原本的南线与北线。让控制伊斯法罕的波斯人和控制喀山的俄罗斯人,都因为难以插足而自动滚蛋。至于远在各海岸的葡萄牙人,也会受到重大冲击。夹在两头之间的印度莫卧儿帝国,势必要同奥斯曼保持更为紧密的关系。

总而言之,里海运河确实是土耳其人面对负责局势的一招妙棋。

奥斯曼人希望自己的舰队能够直接通航中亚

艰难的施工

运河开工时 奥斯曼主力军正忙于征服塞浦路斯

1570年春天,里海运河正式开工。 但在那一整年里,土耳其人都在为了进攻塞浦路斯而焦头烂额,大量的后勤物资与工程人员都被调往战区待命。所以用于开凿运河的人马并不太多 ,只有6000多劳工和为止提供保护等辅助任务的10000军队。

按照计划,所有部队约期在克里米亚半岛的名城卡法集结,并以亚述作为物资补给仓库。先遣队只有500人,携带着小型火炮赶到工程的开始地--顿河边上的小村落彼特科普。 至于全军抵达并开始挖掘工程,已经是这年8月的事情了。

奥斯曼人为运河工程招募了大量轻装炮灰部队

土耳其人的基建能力一点也不逊色任何东方大国。到1570年的10月,工程已经差不多完成了1/3。 但随着冬季来临,夜晚经常出现零下10度左右的低温。在凌烈的北风肆虐下,有大批劳工因病倒下。这也是土耳其人首次真正体会到了高加索地区的残酷严冬。工程的总负责人卡西姆帕夏下令暂时停工,全体返回卡法的越冬营地待命。希望等待第二年春天来临,再继续进行运河工程。同时,还有部分军队被派去攻克伏尔加河口的阿斯特拉罕城,以便确保河口始终在土耳其人的掌握之下。

但正是这场小规模围攻战,却出了岔子。曾攻城无数的奥斯曼军队,在围攻阿斯特拉罕时遭遇惨败。 战役的具体过程已经不太清晰,但可以想见是寒冷的气候,帮助城内的俄罗斯守军逼退了来敌。加上高加索山区的道路不便,奥斯曼人无法携带致命的重型攻城炮部队,只能以相对抵消的原始方式攻城。但高加索山区同样也是奥斯曼军事力量投射的极限,所以无力支撑具有绝对优势的人力资源。

靠近里海的高加索城市 阿斯特拉罕

工程开始后,作为藩属的克里米亚汗国还给奥斯曼宗主派来了3000名鞑靼轻骑,负责掩护人生地不熟的土耳其步兵。 这些人一到军中就牢骚满腹,还不愿意放弃春夏时节正的打草谷时机。他们越过边境,掳掠一切见到的俄罗斯人、乌克兰人和波兰人作为奴隶,将他们送到卡法的奴隶市场上出售。所以,很难约束他们不能随意行动,呆在顿河边静静看土耳其人挖土。当为莫斯科沙皇服务的哥萨克人大举出动,鞑靼骑兵就很明智的选择了退避,把土耳其盟友留给老对手肆意砍杀。

更要命的是,一小股哥萨克骑兵躲过了奥斯曼军队监视,渗透进亚速的土耳其物资仓库。 他们将运河部队在此囤积的所有粮草、补给和装备都付之一炬。土耳其人至此才意识到,这里的战争和在西方战场环境是截然不同的。但不管奥斯曼军队是否学到足够的教训,补给被焚已经使工程再也不可能进行下去。卡西姆帕夏只能下令撤退,等到后方送来足够的物资,再返回顿河边继续施工。

鞑靼骑兵在关键时刻出卖了奥斯曼人

最终失败

奥斯曼人执行运河工程的总基地--卡法

奥斯曼施工大军的厄运还不止于此。 在乘船返回欧洲的途中,卡西姆和他的军队遭遇风暴,最后只有7000人侥幸看到了君士坦丁堡。大维齐尔索库鲁倒是很希望能够继续下去,可是局势已经不允许他们重返顿河。

1571年,奥斯曼海军主力舰队在勒班坨海域遭到惨败。 在245艘战船中的200艘被俘或击沉,8000名经验丰富的老水手葬身鱼腹。战后,奥斯曼帝国将大部分资源用于海军的重建工作,再也没有多余的财力用来支持索库鲁的里海运河计划。

勒班陀之战的惨败 让奥斯曼全力用于重建海军

在今人看来,奥斯曼的里海运河工程,只是世界近代历史大趋势中一股小小的逆流。 因为即便运河成功完成,也不足以击败控制海洋的欧洲势力。运河本身的吞吐量非常有限,根本不可能在成本上压制大帆船。同时,为了维护运河的正常运作,奥斯曼人还需要不断向自己军事力量的极限范围外投资。运河本身也会遭到南方的波斯人和北方的俄罗斯人夹击,随时需要大量驻军保护。哪怕是远在更东方的莫卧儿印度,也会因此而集中更多力量反攻河中。这些事情都会对奥斯曼人的计划,产生很大影响。

但放在当时,那的确是奥斯曼国际战略规划中的很大一步举措。考虑到奥斯曼人曾经无数次尝试不同战略方向,里海运河的确是他们可以想到的 “最优化方案”。

奥斯曼人的计划在1952年由前苏联实现

苏联人的运河计划与奥斯曼当年的如出一辙

在运河工程失败后几十年后,运力更大、运费更廉价的荷兰宽体商船,逐渐取代西班牙大帆船成为跨洋贸易主力。 阿拉伯商人只能再一次的压低自己的利润,才能去和新来者提供的廉价优质运输竞争。对于帝国来说,摧毁它称霸世界梦想的并不是欧洲人的市场垄断,而是大量涌进流通体系的廉价美洲白银。从而引发的恶性通货膨胀,最终让看似生机勃勃的奥斯曼,露出了一潭死水的原型。

至于里海运河计划本身,一直到1952年才由当时的前苏联人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