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代,希腊与土耳其因塞浦路斯问题关系紧张

70年代,希腊与土耳其因塞浦路斯问题关系紧张

时间:2020-02-12 19:0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60年代至70年代是全球冷战紧张氛围逐渐缓和时期,在针锋相对的柏林和古巴对抗后,美国和苏联领导人试图培养一种和平共处的气氛。在缓和逐步扎根时,东西方面临严重内部挑战。法国宣布退出北约是对北约的第一个重创,法国试图在戴高乐全方位防御计划下建立一个自我满足的政治和军事形象等,成员国在国家安全上分歧凸显,安全上缺少共识是危机诱因之一。

苏联从60年代开始也面对类似的情况,受到来自联盟内部不同程度的“背叛”,中苏关系因冲突恶化。1968年勃列日涅夫领导下的苏联指挥华沙条约国家军队武装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标志着60年代东方内部问题的高潮。

70年代西方内部问题集中体现在北约南翼。北约南翼主要是指地中海沿岸欧洲,国家西起伊比利亚半岛的西班牙、葡萄牙,地中海中部的法国、意大利,东至爱琴海沿岸的希腊、土耳其。这一带是北约南翼的重要屏障,在冷战时期有着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是美苏在欧洲争夺的重点。长期以来,这个地区是北约防务的薄弱地带,且经济普遍落后于西欧和北欧国家,易受经济危机的影响,政局长期动荡不安。

70年代北约南翼的内部政治问题凸显,几国或因内部政治权力过渡,或因共产主义党派活跃、或因历史矛盾引发政治动荡,暴露了北约在此区域的脆弱性,北约成员不得处理北约南翼增长的不稳定情况。与此同时,苏联也在这个区域扩展其势力:一方面加强在地中海的海军力量,另一方面利用北约成员国的矛盾和经济困难施加政治和经济影响,这更加深了北约国家的忧虑。希腊与土耳其关系因塞浦路斯问题一直处于紧张状态。

1967年危机过后,塞浦路斯一方面从1968年在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下内部开始了两族和谈过程,同年6月3日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举行了第一次预备会议,6月24日举行第一轮谈判,后陆续进行了第二三四次谈判。由于两族在地方政府的功能和权力问题上固执己见,谈判未见结果。

1972年7月4日在希腊、土耳其和联合国共同出席情况下两族会议也没能达成任何协议。1974年2月参与其中的英国高级专员奥列佛认为希土双方都不认为能提出真正的解决办法。另一方面在断断续续的内部谈判的六年时间里,土耳其裔塞浦路斯人建立了自己的政治生活,与希腊裔人分开,部分生活在飞地内,部分生活在混合村庄,他们依靠自己的政治才能在土耳其的支持下建立地方政府,这造成了塞浦路斯事实上的分裂,尽管领土是混杂的。土耳其、希腊的军事派遣部队依然驻扎在塞浦路斯。

1971年塞浦路斯激进民族组织埃欧卡领导人格里瓦斯返回塞浦路斯打破了两个民族的相对和平,引燃了紧张的气氛。格里瓦斯是狂热的意诺西斯派,早年成立埃欧卡的希腊人组织在塞浦路斯进行恐怖活动,意图推翻政府,实现与希腊族母国合并的想法,60年代被马卡里奥斯驱逐出岛,70年代初在希腊军政府的支持下重返塞岛。他重建塞岛拥护大希腊思想的希腊族组织埃欧卡为埃欧卡B,组建了一支公开反对总统马卡里奥斯的政治力量。

格里瓦斯在塞浦路斯的活动造成塞岛希腊族的政治分裂,号召希腊族以意诺西斯为目标,侵扰土耳其族人,双方不时发生摩擦。1974年1月27日格里瓦斯之死没有缓和塞浦路斯希腊族对权力的斗争,反而在希腊政治发生变动时斗争达到沸点。安卡拉和雅典的政治变化缩小了外交斡旋的余地,希腊和塞浦路斯马卡里奥斯政权关系恶化更使塞浦路斯问题复杂化。

1973年11月希腊将军约安尼季斯推翻前领导人帕帕多罗普斯成为新的军政府首脑,建立更为专政的军人政权。此届希腊军政府持有强烈的意诺西斯倾向,暗中支持格里瓦斯返回塞岛领导EOKA组织,在与马卡里奥斯政府关系恶化后,支持塞岛反总统马卡里奥斯运动,进一步恶化了塞岛局势。

而土耳其60年代末70年代初政治混乱,出现了各种激进组织,左右翼无政府的极端势力的暴力活动持续,经济上通货膨胀加之高失业率,社会上学生游行示威和工人罢工活动使得整个国家处于不堪重负阶段。在塞浦路斯问题上土耳其政府由于力不从心不得不接受国际方面和希腊的和谈建议解决塞浦路斯问题,把精力主要集中在国内事务上。1969年希腊和土耳其重启了关于塞浦路斯问题的秘密会谈。1971年两国曾于北约里斯本会议上私下商讨解决塞浦路斯问题的方式。